Saturday, 31 December 2011

麻县家具工业的规划和探讨

针对柔州政府宣布的东南亚最大家具城家计划迟迟没有进展表示关注,并促请州政府尊重民意,将家具城计划设立在麻坡(即麻河以南的麻县地区),并把麻县现有的家俬工业区纳入计划中,以全面提升麻坡的经济。

以下文章是针对上述课题而撰写的研究报告。

麻南县才是家俬业发源地

2009年,麻坡县硬生生的被柔州政府以麻河为界切割,北为礼让县,南为麻坡县。然而,麻河以南的麻坡,仍然是我国的家俬业重镇。麻坡家俬业的起源地为巴力峇九,于1970年代设置,并在80年代全面起飞。

由于麻坡早期是橡胶业的重镇,所以广受欧美巿场欢迎的橡胶硬木,无论在价格和供应上无虞(80年代的胶价爆跌致使胶园翻种,而当时废弃的橡木是免费的),令麻坡的家俬业在寥数的木匠手工作业中,发展成工厂半机械化生产,成了我国的家俬业重镇。

麻坡家俬业的生产总值占全国逾40%,工厂数近50%(2009年本人在国会所得资料)。成立于1983年的麻坡家具同业商会于早期甚至得前往新加坡进行家具展销,并在1987、1989、1991年三年,以马来西亚家具总会名义举辨了针对国内买家的家俬展览,积累了往后家具展的经验和知识。麻坡胼手胝足打下的江山,不但不被州政府承认,而功绩竟然归属他区,如此抹杀麻坡的家俬业者,令人愤慨。

年份
生产总值(马币)
2008
87亿
2009
76.2亿
2010
79.6亿
2011
110亿(政府的预测,但因种种因素将导致不超过100亿

马来西亚为世界10大家俬业生产国,在东南亚则仅次越南,有80~85%的家具供出口。上表为这几年的家俬业生产总值,从中可以估算到家俬业在麻坡经济的重要性(麻坡占逾40%)。

家俬业避免麻坡人口流失

1884年开埠的麻坡在我国独立前,一直是柔州的经贸文教中心。由于政府在城乡规划中将资源偏重于大吉隆坡地区和新山,令麻坡也和许多二线城填一样面对人口外移而有「老人城」之贬称。

幸而家俬业蓬勃的发展,留住了麻坡许多的年轻人,特别在出生率较高的新村。根据本人在麻县最大的巴口新村(武吉峇吉里)展开的结果显示(可见附件:《巴口新村家俬业调查》),有40%的居民声称从事着和家俬业有关的行业,并高逹73%的居民同意家俬业是巴口新村的'经济奇迹'。然而,令人感到愤怒和不解的是,柔州大臣阿都干尼却将这个总投资额逹3亿(已降至1亿)、占地面积300英亩、建构面积为4万5千万平方公尺的计划,设立在其所属的礼让县内。

麻坡家俬业的内部问题

在今年发布的《麻坡发展大蓝图修正版》中,麻北主要工业区为丹绒阿葛工业区、东甲工业区(紧邻计划中的新礼让巿行政中心,即计划中的家具城所在)、武吉港脚工业区(清真食品工业园,2007年至今只见填土计划,未见工厂)等;而麻南主要工业区为巴口益华村、巴西工业区(柔叻工业区)、巴力峇九工业区(包括武吉峇吉里八英里和巴力峇力工业区)、二南、双溪拉亚工业区(扩建中的柔叻工业区)、巴莪、巴力加美(及北干巴冬)工业区等。其中,益华村、巴力峇力(在巴力峇九的)和巴西工业区极为靠近新村或任宅区。

特别是益华村,本身即是新村,又是工业区,还设置露天垃圾掩理厂。扩建中的柔叻工业区(即双溪拉亚)则紧邻麻河,这除了可能造成麻河下游的污染和河岸的破坏外,更在未来可能面对水患的问题。

当然,麻坡这个「奇迹」往往是建立在低廉工资(每日20余令吉,外劳和无经验者皆可能)、临近住宅(如新村)、安全规格松散(如防火消防系统和拥挤的住宿)、污染物低处理标准(如木屑和漆料纷飞),而非品牌效应、安全和环保等基础之上。考虑社区和产业的永续发展之上,这些问题值得柔州政府、麻坡巿议会和业者等各方的醒思。

麻坡家俬业的外部问题

如果说东甲是家具城?那一直以来是全国家具重镇的麻坡如何定位?用一张大大椅子做为地标来补偿吗(柔州某大臣特别事务官的建议)?

家俬业是麻坡人引为傲的经济奇迹,每年为麻坡赚进上数十亿令吉,也留住了麻坡的青年人。在这个经济奇迹下,许多中小型家具业者功不可没。麻坡巿议会在家俬业的发展中,贡献堪微。

麻坡的外劳最少有4万人或占生产员工的逾80%。就以6P外劳漂白计划为例,由于移民局冻结了引进外劳的政策,令30~50%的麻坡业者反而面对4千名外劳流失,并且因条例限制而劳工导致不足的问题外,还得因为外劳逃跑而缴付500~1500令吉的罚款(每名)。台北驻马来西亚经济文化办事处副代表兼经济处主任林明礼曾表示,有台商因为劳工短缺的问题而选择到越南投资,所生产的家具在一年内占了越南出口量的20% 。诸如政府外劳政策摇摆不定,令外资却步的情形屡见不鲜。

而麻坡业者另一个面对的难题是土地用途转换,最少有2、300家。因此,以益华村为例,政府在处理家俬业的问题上,应该体恤业者的困境,协助提升业者的安全设备和区内的基本建设,若限定工厂必须搬迁,必须做出合理的赔偿。其他家俬业面对的问题中小型企业融资不易;中国、越南和印尼等快速崛起;马币升值;欧美经济疲弱等。

将现有工业区规划入家俬城,让麻坡同世界接轨

麻坡巿区曾经涵盖了丹绒阿葛工业区,但因后者隶属礼让县,令年税收不过1000余万的麻坡巿议会,每年减少税收超过400万。

税收减少逾40%的麻坡巿议,实则应该把握这个会生'金蛋'的家俬业,争取把家具城设立在麻坡。可以预见,如果这个包涵着生产与销售等一站式的家具城设立在麻坡,除了可以让麻坡的家俬业全面提升外,也带动和增值麻坡周边的产业如旅游和饮食业,更让麻坡业者(和居民)的国际观同世界接轨。

以全球10大及东南亚最大规模的马来西亚国际家具展(MIFF)为例,按往常的惯例是在吉隆坡会展中心(KLCC)和太子世界贸易中心(PWTC)两处举办,平均吸引150个国家的买客。

在去年的国际家具展中,共吸引476位参展商及2万179名访客出席,其中6823是国际访客,成交额19亿5千万。而今年国际家具展(己在3月举行)预计超过500位参展商,其中30%为海外参展商。

同时,柔州政府和麻坡巿议会也可以仿效由隆雪家具企业商会在2010年推行的做法,同麻坡的业者共同制订麻坡版本的《595大方向》,即利用5年时间,逹至5大目标和9大计划。 5大目标是建立国际家具城、建立国际展览会之马来西亚馆、建立国际据点及成立办事处、建立家具产业教育学院和建立品片家具购物城(前三大目标本人曾经在2009 年于东方日报的专栏提及)。

而9大计划则包涵了创新、人力资源与福利等软硬体的革新。当然,这些具体建议的落实必须由民间和商家主导,以避免我国日益腐败的官僚主义而折损,成了'另一个国阵的「白象计划」。

因此,本人强烈建议柔州政府将麻坡和礼让县现有的家俬业工业区,都纳入这个家具城计划中, 以这些工业区为基础,打造一个超过3000英亩(超过原有10 倍)的家具城,落实经济转型计划中由民间做为经济火车头的宗旨。与此同时,州政府首要的工作是联合业者,以建设大型的国际展览厅,并将所增取到的1亿拨款,用来提升工业区的基本建设或业者货款。如此,也可避免大规模的征地和建设所带来的贪污舞弊行为。

(上述资料参考自麻坡家具同业商会网页,及国内华文报章网页资料,包括中国报、东方日报、星洲日报和南洋商报,排名按报名的总笔划顺序排列)

峇吉里区国会议员
余德华
29/12/2012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