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31 May 2012

文告:倘若坚持,何需如果?

黄色为石化计划中首期与二期征地范围,其中涉及的有五座义山。紫色为后续征地范围,涉及的义山有一座。尽管坐落于四湾岛的义山(福潮亭四湾华人义山和宣道所义山)未涵盖在整体征地计划中,可是根据柔佛经济策划组(UPEN)在二月份的展览会中已明确注明涉及的华人义山数目为七座,根据地理位置,六座义山位置已确定落在计划蓝图中,第七座义山应为仅存的四湾岛义山。

边加兰马华在2012年5月24日于边加兰大湾支部党所召开了一场记者会,说明该党对搬迁义山的『立场』。然而,各家媒体报道中,对义山和管理理事会数目甚有出入。经查证后本人书此稿稍做厘清。

义山到底有几座?

根据柔佛经济策划组在今年二月份于四湾岛的展览会中已经明确注明,整个边加兰石化工业综合计划的整体计划最终将涵盖22500英亩土地,同时也注明了涉及这项计划的华人义山共有七座。

可是却无人知晓这所谓的七座义山在哪?纵使是老边加兰人亦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根据地理位置,边加兰总共有七座义山,它们是:头湾福建义山、头湾广东义山、二湾福建义山、大湾永安华人义山、三湾华人义山、四湾岛福潮亭四湾华人义山和位于甘榜哥鲁果(kampung Bukit Gelugor)的福潮亭四湾华人义山新址。

其中位于四湾岛的华人义山有两个区块,分别是上述的福潮亭四湾华人义山和宣道所义山,宣道所义山是一座基督教徒墓地。根据此分类,边加兰的义山数量应为八座。

如果根据义山理事会分类:

头湾福建和广东义山属头湾义山理事会管理(后查实亦为顺镇宫管理);二湾福建义山由头湾义山理事会委派的义山委员会管理;大湾永安华人义山由顺镇宫委派的义山委员会管理;三湾华人义山无主坟墓居多,每年由附近神庙筹组委员会清理;福潮亭四湾华人义山位于四湾岛和甘榜哥鲁果的两座义山由福潮亭四湾华人义山理事会管理;宣道所义山未有特定理事会,每年由教友组织人员清理。

因此,实际的义山管理理事会只有两个,其余为委员会(代管)性质。

目前因饱和和停止使用(封山)的只有四湾岛福潮亭四湾华人义山。

为了避免混淆,下文提及的义山数目将统一使用其地理位置为计算基准。

马华的自欺欺人

在该计划的首期和二期征地中,所涉及的义山共五座,分别是头湾福建义山、头湾广东义山、二湾福建义山、大湾永安华人义山和三湾华人义山。可是这并不表示剩下的两座华人义山将相安无事,因为在原定计划中,即将征用的义山数量始终为七个。

如果边加兰马华发出所谓的『坚持不搬迁』,为何只提到目前这五座华人义山,而只字不提也即将被征用的四湾岛和甘榜哥鲁果的义山?

须知,尽管计划蓝图在今年二月份首次向公众展出,前述蓝图理应在2011年4月份,当位于大湾的深水码头详细环评通过时已敲定。

马华身为柔佛州政府的一员,既然深水码头环评通过已一年有余,为何迟至今日尚在『儘量进行协调,以期找出较圆满解决方案』,请问这是否是自欺欺人?

再者,马华身为执政党,不通过执政党在资料来源上的便利,反而通过媒体申诉『向土地局查询,也未知有关发展正確位置,不知哪些义山会被迫搬迁』,土地局非最终决策者,边加兰马华不直接向州行政议会及联邦内阁要求澄清委实令人费解。

走边沿路线的『立场』

本人参考了三家报章,即《星洲日报》、《中国报》和《东方日报》的报道后依旧无法判断边加兰马华对这个课题的立场,到底它是『坚持不搬迁』还是『如果被迫搬迁就必须合理赔偿』,或『由家属决定』?

如果『坚持不搬』,何来『如果』?如果『由家属决定』,村民大会尚未表决,边加兰马华又如何能先入为主的作出『坚持不搬』和『如果搬迁』两种矛盾言辞?

边加兰马华区会主席陈勇成声称并未如当地华人所说的『出卖华社』,然而空穴来风必有因,边加兰民怨之深非一日之寒。如果边加兰马华不苟同『出卖』一词,它必须澄清以上说辞中的矛盾。

国阵政府表态愚昧

民联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伊布拉欣对此事已标明立场,如果执政中央,必停止这项计划。另一边厢,边加兰马华献议的这笔所谓的『10万令吉迁坟费』刚好一周,乃至整个边加兰的种种课题,至今未见任何柔佛州行政议员、联邦阁员或国阵国州议员对此表态。

作为联邦政府和柔佛州政府有份投资的计划,当计划涉及华人义山征地时,身为柔州华裔代表的马华行政议员及联邦内阁阁员,或马华高层应表明它对此事的立场和详细解释政府这项政策的细节。

峇吉里国会议员
余德华
2012.05.31

2 comments:

  1. 麻坡事易研1/6/12 10:04 PM

    这事让我想到麻坡马华市议员对处理吧口垃圾山课题的立场,怎么跟边加兰马华的一样。。。。。

    ReplyDelete
  2. 是的,几乎是一样的态度。。。。。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