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28 August, 2009

水沟工程出问题

水沟工程出问题 余德华协助解决

麻坡市议会在麻坡市展开的排水系统提升计划中,目前已经开展至惹兰阿都拉路(Jalan Haji Abdullah)的Taman Mesra,当地居民对工程的展开也表示雀跃,因为该住宅区长期面对的水道崩裂和阻塞的问题可以获得解决。可是当工程完工后,户名发现沟槽竟高过地面约一 英尺,居民担心在下雨时,雨水将无法流入水道,造成沟槽两侧积水,对此居民感到不满。

沟槽高度立地一尺

家住门牌48号居民林坤虎现场测量原本的水沟深度及从建后的水沟深度,让国会议员及现场人士了解,余德华国会议员感到非常的惊讶,有关桥面重建之 后差距竟离屋地停车处高约一尺,而对有关工程感到匪夷所思。林先生质疑有关承包商的施工标准及经验,对承包商不接受他们的意见,感到非常不满、费解。

李平顺(68岁)居住在门牌50号表示,有关建造工程首次见到,如根据原有水平线施工,上述问题将不会发生,如今却把重建的水沟建高过于原本的水沟,导致屋地低于水沟及道路,将给他们带来重重的问题及困扰。

投诉不得要领

目 前受到工程影响的住户有十家,这些居民在向有关承包商反映后,后者表示工程是根据设计图所设定,并拒绝修改。在投诉不得要领之下,居民于是联络峇吉里区国 会议员余德华寻求协助。余氏在接获居民的有关投诉后,立即联络麻坡市议会工程局官员哈兹阿拉班(HJ Arapan),并要求该名官员前往视察,陪同视察的还有余氏的选区助理林彬、余德庆、陈得王。在余氏向阿拉班解释工程中的不合理之处后,阿拉班也同意余 氏的说法,表示该沟槽的建造不合乎逻辑。较后在麻坡市议会工程局的指示下,有关承包商最终答应重建沟槽,以将原本过高的沟槽外壁降低至与地面平行。

遴选有经验的承包商

余德华国会议员表示为何有关工程承包商在重新建造水沟时,竟然没有考量到居民的实用性和合理性问题,而且,在居民投诉 后,承包商竟然不当一回事,对此,余氏深表不满,并希望市议会能认真遴选有经验的承包商,以确保这事不再发生,避免造成居民的不便,作为代表居民的市议 员,也应负起责任,时时监督任何市议会进行的工程中的施工进展。

余德华国会议员呼吁民众,遇到民生问题应向市议会投诉(06-9521204)如果投诉不受理,可前往民主行动党峇吉里区国会议员服务中心位,地址如下:

No 1,Tingkat 2,Taman Bintang, Jalan Sakeh,84000 Muar Johor.

车轮飞脱险酿车祸

车轮飞脱险酿车祸

2009年8月27日,早上10点50分,在砂吉路,峇吉里区国会议员服务中心前,发生了一起罕见罗里车轮飞脱的惊险意外,所幸没造成伤亡意外,让当时路经此路者捏了一把冷汗。

有关罗里是由砂吉路驶向新加望路,在上述地点不知何故左后轮双双突然飞脱而出,一粒滚出大约30米远,撞向星星花园的路边水沟才阻挡了去势,另一粒飞滚向100米远,猛撞向停在砂吉路巴力地南(Parit Tiram)路边的车辆尾部,罗里在罗里司机临危不乱之下,以高超的驾驶经验,安全控制把罗里驶向路旁,使往来的车辆免受无妄之灾,却让经过此路的摩托骑士吓到魂飞魄散。

Saat Bin Setu(45岁)在砂吉路巴力地南路边的麻麻档老板告知,在此经营8年首次遇见此事,他只听见一声巨响,突见一粒飞轮朝向档口滚来,击中他停在该处的车辆尾部才飞向水沟,让他的食客惊慌失措,所幸没造成伤亡。

车主受促定时检查车辆

余德华国会议员针对此事希望各车主需定时检查车辆,以确保车辆在公路上安全使用,以免造成交通意外,酿成悲剧发生。现佳节将至使用交通工具者日增,每名车主应加强公路安全意识,按时检查车辆及遵守交通安全规则,以免成为交通意外的制造者及受害者。





Monday, 24 August, 2009

再展开新选民登记运动


余德华国会议员
再展开新选民登记运动


民主行动党麻坡支部主席兼峇吉里区国会议员余德华将再度在其选区展开新选民登记运动。峇吉里区国会议员流动服务车队将于2009年8月26日(星期三)晚上8时至9时30分于吧口市集前,8月29日(星期六)下午4时30分至6时于Kampung Parit Tengah,Air Hitam Batu 18及 8月30日(星期日)早上8时30分至10时于四马路市集边为该区居民提供新选民登记及查询。

柔州53万人未登记
余德华国会议员透露,根据其向大马选举委员会所取得的资料显示,目前我国已满21岁并符合资格成为选民的国民共有约1500万人,但至今已登记的选民只有约1100多万人,仍有约370万名合格国民还没有登记成为新选民,尤其在柔佛州还有约53万人还没登记成为新选民。

欢迎注册成为新选民
欢迎年龄达21岁以上的年轻男女,可在当天向峇吉里区国会议员流动服务车队当场登记注册成为新选民,新选民需出示身份证,此外民众也可前来查询选民登记地点。

余德华国会议员表示为了方便麻坡民众登记成为新选民及了解选民所面对的问题,特成立了流动服务车队为各地的民众提供登记成为新选民及咨询服务,如选民有任何问题,欢迎前来反映。

此外民主行动党峇吉里区国会议员服务中心也设有选民登记服务,时间为星期一至星期五,早上10时至下午5时,地址为No 1, Tingkat 2, Taman Bintang, Jalan Sakeh, 84000 Muar, Johor。如有任何疑问可联络国会议员助理官嘉忆06-9534266,私人助理余德庆012-3233703

Tuesday, 18 August, 2009

活动文告:麻坡民主行动党将联合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举办《公民社会讲座会》

麻坡民主行动党将联合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于二〇〇九年八月二十一日(星期五),假麻坡民主行动党活动中心举办一场《公民社会讲座会》。这次的讲座会中,麻坡民行党邀请了霹雳和丰(SUNGAI SIPUT)选区国会议员兼社会主义党主席加也古玛医生(Dr. Jeyakumar Devaraj)与坡众共同探讨『私营化对我国医疗保健体制的冲击』这一课题。随行的还要社会主义党中委朱进佳同志。朱同志也将在会上分享『如何通过选区工作打造人民力量』。

马来西亚社会主义党于去年八月十九日获得了社团注册局发出的注册证书。由于内政部拒绝注册社会主义党,社会主义党成为第一个在法院起诉内政部违反政党结社自由的政党。经过十年抗争,内政部在各方压力下于去年6月表示同意让社会主义党注册。该党领导人加也古玛医生在三〇八全国大选中,成功击败号称『和丰之虎』的印度国大党主席三美维鲁,成为该选区三十年来第一位在野党国会议员。

基于该党的社会主义斗争形式与行动党的公民社会理念上的一致性,麻坡行动党主席余德华有感本地政坛目前缺乏有系统的政治教育,因此,决定邀请加也古玛医生为坡众讲解其中的概要,同时,通过探讨我国医疗保健制度的变革所造成的社会冲击。人民力量的形成即是促成两线制的关键,朱进佳同志也会通过选区服务中对人民的凝聚力做出一系列的探讨。

麻坡行动党诚邀诸位坡众可以抽空出席上诉讲座会,本讲座会入场免费:

日期:21.08.2009
时间:晚上八时三十分
地点: 麻坡行动党活动中心(砂吉路星星花园)

Monday, 17 August, 2009

南方家天下:防腐剂

某热带小国堪称人间天堂。四季如夏,没有那时刻恼人的台风、火山和地震。。正当锡米崩盘,油气源源冒出;樛胶无价,油棕满山遍野。真的是种什麽,长什麽;挖什麽,卖什麽。当地的人民,似乎沐浴在阳光下,竟会自行光合作用,遇风则长,遇水则饱。如果还是感觉不饱?吃香蕉吧。

然而,当地的人民总是不明白, 一个好好的天堂,湛蓝的天空,年年总有乌云敝日。当地的政府说,那是邻国烧芭产生的霾害,然后就:句号。另外一些时候,如果雨太大,土崩了,人没了,就禁止在山坡地上发展屋业计划。每个人都觉得,某些人应该为这些事负责,却没有人负责。小国的人民只好自我阿Q一番:人,是善忘的。

最近,小国又爆出了令人哭笑不得的言论。该国一直以来的“要死不死”的防腐剂官员发起牢骚,表示不“干”了。原来,防腐剂的KPI一直被人诟病,不但大鱼没有防腐到,更害死了一条人命,搞到所有人民谈到防腐剂变色。

有人说,小国地处热带,细菌易滋生,东西本来就容易腐败。然而,其邻国的表现却狠狠的刮了其把掌。如脱离其而独立的鼻屎国,清洁指数数一数二;外劳国选择了一个反腐总统;香米国赶出了色情业首相。

说白了,带热小国腐败成风,已经成了一种制度。谈防腐,也只是选择性的进行,『吃到完皇官』和『鸡皇官』是典范,竟在众目暌暌下不了了之。鱼头烂了,鱼身鱼尾怎可能不烂。鱼头如果有决心,该国必然能够平乱匡正。想想那条破棉被,上面有副首长的DNA喔;再看看草原女郎桉吧,竟然又成了无头公桉;再忆及大集会的“防恐”程度,其实,热带小国的执行力度还是蛮高的。看看瓮子捅出的蜂窝吧,这些防腐剂竟然又想蒙溷过关了。

Wednesday, 5 August, 2009

南马家天下 - 维护优美乡音

打自娘胎至今,小弟就住在六马路。这是一个旧社区,当下依然。小弟是潮州人,老家邻近的朋友,方言讲的还不错,无论是‘妈妈说的话’或是‘阿嫲说的话’,在同家人沟通上都没问题。

然而,现在的小朋友,方言大多已不会讲了,脏话?倒是常脱口而出(看倌们当然知道小弟所言为何)。小弟不骂粗话,因为妈妈和阿嫲不曾说过。小弟住的社区,大多数居民是地下阶层,对小孩子的教育也不太重视,年轻人骂脏话的就更多了。看到‘妈妈’和‘阿嫲’的话就这样被污染,小弟很失望。

家里的小孩,学到的第一句潮州话,是‘潮州人,屁股红红’,也令小弟很难过,祖辈的语言都是那么粗俗吗?其实,轻声细语的潮州话是温柔的,为什么我们年轻的一代听不懂潮州话,讲不出潮州话,甚至唱也不行了。

究其所以然资本主义社会下,缺乏消费目地的文化和产品,是市场经济价值的,在市场的新陈代谢机制中,自然被淘汰。‘妈妈’和‘阿嫲’的话自然难逃定律。

新加坡的内阁资政李光耀说,学方言会妨碍学华语,使到方言的发展被扼杀;而我国的执政党天平联盟,语言文化教育政策,也同样使用他族同胞文化传承,仿佛成了过街老鼠,及民族的包袱。

当然,会有人反驳说,教育的目地迎合的是市场,然而其仍有商榷的地方。

新加坡影片《钱不够用2》中,一个可怜的阿嫲,满心欢喜地盼到儿孙返家,可是却因为语言不通,来来去去的,就只能这么关怀着小孙子,口中不住喃喃着:“辉啊,汝吃饱没?辉啊,汝吃饱没?”难道这就是我们要的结果?